著名舞蹈家夏冰《野山》:让我们歌颂那灿烂的火焰

时间:2022-09-22 20:17:06阅读:600

文/滕燕

著名舞蹈家夏冰自编自导并领舞的双人舞《野山》带有一种粗犷美,野性质感,意象神秘,以意识流手法渲染的情与爱,浓得化不开,以流动的韵律带动思维的碰撞,火花飞溅,绚烂至极。诗意的舞蹈,刻画出人神共崇的爱情,抒写出一种民族心理、民族性格、民族文化。

让我们只是歌颂那灿烂的火焰,

我在火里燃烧,我在火里逍遥。

《野山》最初创作于1998年,夏冰在北京舞蹈学院交响舞编导班结业时创作的作品。1999年,为了在本科毕业汇报演出中交出一份质量过硬的答卷,对作品进行了修改。2000年,为了参加文化部群星奖比赛又进行一次深加工。几经打磨,《野山》成为夏冰的重要代表作。作品一改常见的写实叙事风格,突出抽象的大写意,以现代专业技巧结合传统的民族精粹,展现爱情主题。舞蹈结构紧凑,挥洒自如,备受好评。

《野山》的创作背景是鄂西山区,这里多山多水,充斥大片原始森林,自然景观丰富,民族文化源远流长。据史料记载,从先秦至今两千多年间,被称为“土生土长的人”的土家族一直生活在万山丛林中。土家人勤劳勇敢,热情好客,土家男女的爱情,有山的深沉,有水的柔情,有藤缠树的韧性,有山风浩荡的肆意狂放,在双向奔赴的勇敢里,爱情如野火,灿烂地划过一生。

爱情是个古老的主题,古今中外无数艺术家用文字赞美爱情,用音乐咏叹爱情,用舞蹈歌颂爱情。《野山》让我们想起一些经典诗句:

爱神,你来吧!

你带给了我一切的快乐和希望,

给我开辟出幸福的泉源,

让我们一起来歌唱吧,

别再提起过去的哀怨和苦恼。

迷荡的山野之风,神秘空灵的原生态音乐带我们走进那片神奇的土地。那里有青春的呐喊,有生命的呼唤,男女相缠相绕,原始的爆发力与野性的本真交织出不羁的爱。这样的爱,魅惑如人蛇之恋的许仙与白素贞,深情如梦断化蝶的梁山伯与祝英台,浪漫如千古绝唱的罗密欧与朱丽叶。

不,《野山》的爱情与熟知的经典爱情不同。夏冰的《野山》,是一团有温度有余韵的火焰,随风上青云,随缘落尘埃,幕启幕落,留下的是激荡人心的生命交响,是花好月圆的人间恩爱,是万物相通的内涵与外延。

作品结构紧凑,干净利落,没有刻意的高潮却又处处见高潮。开场以神人不分的意识流带入美的观感,情感浓烈得像一幅西方意识流派油画;第二部分以具象叙事表现人性的本真与情爱的温度,渲染出哔哩啵啦的爆燃声;第三部分在写实与写意之间跳入跳出,撞击融合,火光渐起,情爱的燃点呈燎原之势,掀起欲念又吞没欲念,人神合一,万物合一,余韵绵长。

爱之火在我俩心中燃起,从此我们将被融在一块。

第一段是写意的。利用土家族传统舞蹈跳丧舞的节奏,刻画出神秘的意象,爆发出原始的力量。在蛮荒之境,大山的魂着一袭大地色衣衫,坚实勇猛,刚毅威武;大山的精灵红裙裹身,个性张扬,迷幻率真。在林莽的氤氲之气里,他们灵犀相通,尽情释放爱的信号。

他是我清凉的酒杯,可口的香糖。

第二段是写实的。在流动的思维里,爱始终保持着喷涌的姿势,岩浆的温度,她的眼里只有他,他的心里只有她。爱是斟满了琼浆的酒杯,爱是一块化不开的糖,是被山魂水魄护佑的男人和女人,是此刻、现在和未来。

爱情像火花一样在风中飞舞,在水中燃烧。

它烤焦我的嘴唇,

折磨我的灵感,

挥发我的岁月时间。

第三段在抽象与写实的意境中跳进跳出,用内在的情感爆发来刻画自然与人性,灵动缥缈,意蕴深厚。在这里,女孩是大山的精灵,是沉浸在爱情中的妹娃;男孩既是山的魂魄,又是人间摸爬滚打的汉子。意识流动,他们是神灵魂魄,是凡胎俗子,是飞禽鸟兽,是花草树木,是聚山纳水的万千生灵,无论表象是什么,他们渴望把内心滚烫的爱毫无保留地释放在大野之内,燃烧自己,阴阳和合,怎一个爱字了得?

在这部分创编过程中,夏冰想到了幼年时生活的清江河,和哥哥游泳嬉戏,童真的快乐成为创作的一眼清泉。夏冰把个人的生命体验融入到《野山》的创作中,进行艺术化的提炼升华,在写意的虚幻缥缈中放射出现实浪漫主义光芒。

土家族有个象征爱情的传统,叫抹黑,当女孩爱上男孩,会用手粘了黑色的锅底灰抹到心上人的身上脸上,以此证明真爱。尾声处,夏冰借用这种富有隐喻色彩的手势强化了主题,突出了民族特色和文化底蕴,增强艺术感染力。女孩坚定地用抹了黑的手打向男孩的脸,男孩倒在地上,此刻,红尘滚滚,爱情跳脱红尘又回到红尘,被看见,被铭记,被唤起。这个细节的处理拉高了作品的高度与广度。如同河流遇到断崖式的瀑布,剧烈的冲击跌宕之后浪花飞溅,溪流又在丛林间继续跳跃,奔涌不止。

在舞蹈编排上,运用土家族传统跳丧舞的“撒尔嗬”技法,选取下半身的流动步,膝部颤动,在松弛夸张的表现力下突出野性的张力。“撒尔嗬”语汇丰富,婀娜中不失阳刚之气,让人体味到从远古走来的厚重历史感,舞蹈动作有凤凰展翅、犀牛望月、牛擦痒、燕儿衔泥、猛虎下山等,这些舞蹈动作多是对动物行为的模仿,生动鲜活,惟妙惟肖,是土家人对祖先劳作、生活和娱乐的高度概括。民族舞的运用使形象更加饱满生动,拓宽观者想象。

作品的成功离不开老师的观察、指导、引领和纠正。在北京舞蹈学院,夏冰跟随中国著名舞蹈编导肖苏华教授学习交响编舞、孙龙奎教授学习中国舞编舞,与同学细心研讨,经过刻苦学习,使她由稚嫩的雏燕成长为灵动稳健的云雀,在艺术天地优雅起舞,凌空而飞。

夏冰最初构想就是突出“野”,表现土家人不受羁绊敢恨敢爱的个性,但在实际编舞中,又担心过了,尺度拿捏不好,为此很纠结。老师及时给予鼓励,“小夏,你的创作思路不要被人干扰,既然要表现土家人的个性,突出个性里的野,就要把它写足。”老师的鼓励让夏冰有了信心,完全沉淀下来,一心一意地创作,像作品里的精灵一样大胆地朝自己认准的方向努力追寻。经过反复锤炼,带着山妹子的灵气和青年舞者的自信,夏冰将作品呈现在汇报演出的舞台上。

《野山》是多元文化的融合。她尝试以交响舞的写意手法来表现某种气质,编排第一段后,第二段却编不下去了,险些放弃。此时,一位同学鼓励她,“夏冰,一定要坚持,突破瓶颈的作品说不定就是成功作品。”夏冰冷静下来,反复琢磨交响舞的真谛,终于豁然开朗。她要用一种抽象的手法来写自己对大山的爱,通过舞蹈语汇反映出阴与阳的气质,大山的气质,土家人的气质,甚至还有原始的未被开发的人性本真气质。这些富有内涵的意象符号让人浮想联翩,它们相互交缠碰撞,每一个绳结都拴着情,每一个火花都饱含爱,把这些闪光的符号串联起来,完美对接,就是一串美妙的珠链了。

倾泻在遥远的天边

淌入了眼波

消失在无尽的夜色

如此 再见

一面又一面

《野山》的空间很大。夏冰说,这支舞蹈是我的整个童年、少年和青年时期的缩影,几乎囊括了我对亲情、爱情、青春的懵懂追忆。每次跳这支舞蹈感觉都不完全一样。跳着跳着,有时觉得置身于大山之中,山魂围绕着我;有时觉得自己真的幻化成大山的精灵,肆无忌惮地追逐想要的爱情;有时想的是少男少女之间纯粹的关系,在山野之间自由自在地呼吸,无拘无束地玩耍;有时跳的是现在的自己,心头油然泛起一种青春的迷茫或追索。当跳到和男孩登上山顶,仰望太阳那一幕,我深刻理解了土家人骨子里那种昂扬向上的民族气节,当最后一掌打过去时,我更加坚信了土家人对爱情的崇高信仰。

《野山》还有这样一段不被人知的演出花絮。

在文化部群星奖青年组比赛现场,舞台上的夏冰从评委们赞赏的目光中几乎可以确定稳拿金奖。夏冰在舞蹈最高潮完成高把托举后,在男舞伴的脸上打一下(手上抹了黑),完成这个特殊的爱情符号后,还有一段首尾呼应的大写意慢动作处理,女主人公在地面上流动翻滚,男主人公站立跨腿如宙斯般的气场推动女主人公渐渐远去。此处设计意境非常深远,但在全国群星奖比赛决赛现场,想不到音乐出现失误,灯光随之熄灭,台下的观众以为舞蹈就此结束。男舞伴有些惊慌,夏冰却格外冷静,果断命令,“继续滚动!”在没有音乐没有灯光的情况下,二人默契地完成余下动作,保持了意境的连贯性和完整性,体现了艺术家对舞台的热爱和尊重。

《野山》第一场演出获得了成功。经过改编参加毕业汇报演出,中国著名舞蹈编导肖苏华教授、北京舞蹈学院中国舞编导孙龙奎教授给予高度评价。两年后,再次以全新面貌参加文化部群星奖青年组比赛决赛中,舞蹈进行到高潮结束部分,在临近尾声时,音乐却意外出现失误。但瑕不掩瑜,北京舞蹈学院民族舞系主任高度老师脱口赞叹,“好一个山野妹子!”评委们纷纷打出高分,最终获得银奖,同年,夏冰的另一个作品《土家老幺妹》获得文化部群星奖老年组金奖。

佳作频出,德艺双馨。夏冰集教、演、编、导于一身,在中央文化部及群星奖舞台多次获大奖,代表作有《山丹丹》《汉水情丝》《妹娃要过河》《野山》《土家老幺妹》等。二十多年来,创编并参演了爱情三部曲、歌舞诗三部曲、红色三部曲、苗乡三部曲、土家三部曲、健康三部曲等,作品题材广泛,异彩纷呈。她在心中擎住一团艺术圣火,跨过《野山》的锦绣峰峦,引领无数热爱舞蹈的人去追寻梦想,走向生命的辉煌。

标签: 野山